不甘做屈居美国下的小岛领袖 卡斯特罗:这是我的命运

核心提示:卡斯特罗去世了,享年90岁,他的弟弟也是现在的古巴领导人劳尔,只比他小5岁,卡斯特罗曾经说我们这一代人正在过去,而新一代人将会遵从我们这些剩下来的少数人的权威。卡斯特罗仍然是古巴的一面旗帜,

陈晓楠:2006年7月,菲德尔卡斯特罗因为肠胃出血住院,他把国家的最高权力移交给了他的弟弟劳尔,关于这一对兄弟,有一则流传已久的故事,1990年代的中期呢,有一次接待中国高层来访者的酒宴,劳尔呢,他提到了中国经济的成功,并且认为古巴可以向中国学习很多。菲德尔同样盛赞了中国的成功,可是却在随后强调说“中国是中国,古巴是古巴”。菲德尔卡斯特罗缔造了一个习惯了平等的国家,他们无法容忍经济自由化可能带来的财富集中,长期对市场和私有化抱有怀疑和敌视的态度。古巴的改革从八十年代就开始了,但是一波三折,几起几落。

解说:1989年4月,苏联主席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终于访问了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古巴。四年以来,戈尔巴乔夫一直致力于苏联的政治经济改革,他希望古巴也能迅速跟上脚步。

Andrs Oppenheimer(记者):古巴也会紧随其后,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想法,这可是苏联酝酿了数十年的对外开放。而且跟我聊过的古巴人,也都非常热切地盼望古巴能像苏联一样开放。

解说:但是就在戈尔巴乔夫访问期间,期望菲德尔接受改革开放的那些人大大地失望了。“改革开放非常危险”,菲德尔于1988年7月宣称,这对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是个威胁。

Carlos Alverto Montaner(作家):菲德尔卡斯特罗认为美国将要陷入经济危机,并走向垮台。那时所有的人都将看到他才是正确的。古巴将保持革命温床的身份,就是说古巴将成为的侏罗纪公园。

Jorge Dominguez:从1953年7月26日,菲德尔卡斯特罗第一次站在古巴的政治舞台上开始,他就一直坚信历史是在他那边的。在随后的几十年里,他一直如此确信,直到苏联垮台。突然之间他意识到自己的世界走到了尽头。

Norberto Fuentes:苏联的垮台给了他重重的一击,这时他年事已高,事实上他说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太阳会停止发光,然而事实摆在了面前。

影像片断:我们要让自己的祖国永葆尊严,永远独立,不做美国佬的殖民地,我们必须拯救我们的国家,我们必须拯救我们的革命,我们必须拯救社会主义。

Andrs Oppenheimer:菲德尔告诉古巴人要维护革命,要维护社会主义,要勒紧裤腰带,以牛代车,回到石器时代,有必要的话就住进山洞,他就是这么说的。真的。不是我杜撰的。

James Blight:在1992年春天到1994年春天之间,我们被所发生的事情震惊了,每个人的状态都很糟糕,很难相信,他们可以使自己从所谓的“和平时期的特殊阶段”中摆脱出来。

解说:在迈阿密流亡团体等待着菲德尔下台,并游说美国政府加强禁运。但卡斯特罗不肯屈服,他放走不满的人,让他们合法地离开古巴,这上演了一出新版的《出埃及记》。一个华丽的转身,卡斯特罗开放了外资,接受外国游客观光,并容许美元自由流通,经济发展了,但与此同时,卖淫腐败和投机倒把也泛滥成灾。

Alcibiades Hidalgo(古巴政府官员):然而横在卡斯特罗对革命的承诺和古巴的现实间的是一道巨大的裂谷。

影像片断:就在30天前古巴历史上最伟大的英雄之一菲德尔卡斯特罗在民众热情的欢呼声中被迎接进了哈瓦那,菲德尔,你只有32岁,而你知道你手中握着巨大的权利和责任,你是否为此感到一丝恐慌?哦,事实上我并不恐慌,因为我有自信,但当然多少还是有些担忧。不是恐慌,而是有些担忧?是的。

菲德尔,你能不能跟第一次见到你的纽约人说上几句。好吧,我非常高兴再一次来到这里,因为我曾承诺革命胜利之后再来这里。如今我兑现了我的诺言。

解说:菲德尔卡斯特罗统治古巴40余年,他激起了许多对美好未来的幻想,也压制了那些敢于反对他的人,他大步踏上世界舞台,不甘于做一个屈居于美国阴影之下的小岛领袖。

Brian Latell:他占据权力的时间几乎了超过了近一两百年内的所有其他领袖。

影像片断:现在我明白了,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要一直奋战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这就是我的命运。

Brian Latell:这真是个不同寻常的任期,人们目睹了他的政治技巧,他应对危机以及预见危机的能力,他真是个高明的棋手,总是提前想好后面的两三步。

Wayne Smith:卡斯特罗是个傲视巨人歌利亚的大卫,无论卡斯特罗走到哪里,都能迎来欢呼。不是因为人们想要接纳古巴的体制,不是,是因为他敢于反抗美国,并存活了下来。

解说:对于古巴来说,1959年1月是段光荣的日子。那时一切看起来皆有可能,那时整个国家把全部的希望寄托给一个男人。

陈晓楠:“一个人可以由于自然原因死得很早,或者死于暗杀他的计划,但是在我身上这两者都没有发生”,卡斯特罗早年间曾经非常骄傲地说过这样的一段线月卡斯特罗却以完全相反的态度在古共的七大闭幕式上发表了一段演讲。这段讲话呢,有着浓浓的“告别演说”的意味,他说这或许将是他最后一次在这个会场上发言了,他说我很快就要年满90岁,很快我就会面临所有人都要面对的那个时刻,但是古巴的理想将作为一种明证在这个星球上存在,证明如果你们努力且有尊严地工作,就能够生产出人类需要的物质和文化。卡斯特罗去世了,享年90岁,他的弟弟也是现在的古巴领导人劳尔,只比他小5岁,卡斯特罗曾经说我们这一代人正在过去,而新一代人将会遵从我们这些剩下来的少数人的权威。那么第一代革命者对古巴的影响难以磨灭,卡斯特罗仍然是古巴的一面旗帜,也许这位最后的游击战士真的会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人们把死去的他抬上战马,使他继续赢得战斗。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热点解读、主播风采、幕后猛料?嘘!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ID:phtvifeng),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分析 英冠:西布朗有力击杀德
Next post 动画《仲夏夜魔法》定档 卢卡斯取材莎翁名作